一村一寨总关情丨青海班彦村易地搬迁开启幸福新生活

一村一寨总关情丨青海班彦村 易地搬迁开启幸福新生活

青海省海东市的互助县,是全国唯一的土族自治县。搬迁后的班彦新村就坐落在这里。一大早,村支书仲关因保就在安排村里的各项工作,尤其是要为今天到访的游客做好准备。

一顿可口的家常菜后,张卓麻什姐还要回到盘绣园继续上班。因为信息闭塞,过去绣娘们并不了盘绣的价值,张卓麻什姐曾将母亲亲手缝制的盘绣婚服,以80元钱卖给了邻村人,补贴家用。

2019年,仲关因保上任村支书,原本轻闲的他,如今忙得连自家的小猪崽也顾不上。

易地搬迁,不只是“输血”,“造血”才是目的。班彦村充分利用自己的民族文化资源,开展乡村旅游产业。用短短三年多的时间告别贫困,成功实现了“逆袭”。思路拓宽了,他们的特色之路也将越走越宽。

回乡创业的吕志平,希望发挥自己的力量,帮助班彦新村更快地丰富旅游资源。由于他年轻有干劲,经验又丰富,县里的电商平台找到他,想让他做班彦村的第一个试点。

即使是中午休息的这段时间,绣娘们也没有放下手中的绣品,这已经成为她们生活中密不可分的一部分。

青海省互助县五十镇班彦村村支书 仲关因保:再走个10公里路,就是到佑宁寺,夏天的话游客挺多的。我们这里没有看头,就不种点花,采摘大棚这样没有的话,人们不看,看啥吗,没有看头,现在把这个搞起来,一天一天人多了。

班彦村四社村民 吕志平:现在咱们地里面拔草的、浇水的、拉枝的、剪枝的都是咱们本社的,第四社的。咱们班彦村一社的也来了好几个妇女,门口打工的话,工资是一样的,早晚能照顾到家里的孩子和老人,中午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可以干家里的零碎活。

7年前,儿媳妇央宗从西藏远嫁到这里,如今吕有金也打算将手艺传授给央宗。吕有金家世代是农民,沙沟山上,土地贫瘠看天吃饭,在他记忆中每个月也只能达到温饱。

吕志平从20岁起就在附近城市的工地上打工,做过小工、搬过砖、修过墙,直到2007年接受技能培训,当上了架子工。

班彦村六社村民 吕有金:如果这个酒的口感好的话,我们两个在七里寺药水泉的旅游景区,那个里面,合作开一个酩馏酒的作坊。

互助土族自治县位于六盘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土族是全国28个人口较少的民族之一,自古崇尚彩虹,这里因此被称为“彩虹之乡”。可是,由于地处青藏高原,自然环境恶劣,发展条件受限,贫困就如大山一样横亘在眼前。

吕有金的样酒已经被合作伙伴带走检测,如果成功的话,他将在另一个县城开启自己新的事业。

电商对于吕志平来还是个新鲜事,每一次主播直播带货时,他都会在一旁认真观察学习。

中国港湾马尔代夫维拉纳国际机场改扩建项目经理李幸福表示,这一项目对马尔代夫旅游业发展至关重要,当地政府对相关工程进度颇为关心。正因为如此,项目部在做好防疫工作的同时,一直在密切评估疫情状况,制定复产复工及防疫措施方案,第一时间根据实际情况安排项目的复产复工。

2016年8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班彦新村,视察易地搬迁工作。此后的几年间,班彦村村委会开始尝试新的发展道路,他们决定以乡村旅游带动村中的各项产业。

为保持经济活力及减轻市民负担,特区政府已推出历来最大规模的纾困措施,包括三轮防疫抗疫基金以及财政预算案的纾困措施,总额高达3115亿港元。

在防疫抗疫基金下,特区政府推出两轮“保就业”计划,通过向雇主提供有时限的财政支援,协助他们支付员工薪金,以保留可能会被遣散的雇员。罗致光介绍,所有行业的雇主均可申请此计划,经初步估计,两轮“保就业”计划已涉及约900亿港元。

今年初以来,新冠疫情在全球多地蔓延。4月15日,马累出现首个新冠确诊病例,马尔代夫政府当日宣布在包括马累、胡鲁马累在内的大马累地区实施紧急封锁状态。那天,当所有人都在往回家的方向奔跑时,萨利姆却赶回到工地,直到把所有员工护送回营地后才回到自己家中。

吕有金生意合伙人 蒲占新:吕师傅,我上一次拿过来的水,是不是你用的这个水。

他们打算合作用邻村著名的药水泉,开发出更优质的酩馏酒。

班彦村五社村民 张卓麻什姐:没有这么一片,这么三片,这个一个,这个一个,还有一个,这么三片才卖了80块钱,那时候就可惜了。

罗致光认为,内地和不少亚洲地区的疫情相对受控,因此香港经济复苏首先需要依托的是香港与内地的经贸往来,其次是香港和亚太地区的经济关系。

罗致光指出,2019年下半年起,受外围环境影响,香港经济开始下行;2020年初疫情暴发,全球经贸往来几乎被切断,香港航空、旅游、零售、酒店等行业也随之受挫,部分行业被迫暂停逾九成的经济活动。

新华社记者唐璐 苏建木

村里的酿酒大户吕有金也看中了旅游带来的机会,想借此扩大自己的小生意。祖辈辈生活在沙沟山上的吕有金,十几岁起,跟着奶奶、妈妈在家中酿酒。

班彦村不仅开辟了百亩花海,还计划在花海中设计10个旅游项目,招揽游客。

酩馏酒是土族特有的一种青稞酒,起初没有人想到酿造酩馏酒也可以是一门生意。

此外,为纾缓严峻的失业情况,特区政府已在防疫抗疫基金下预留60亿港元,未来两年可在公营及私营机构创造约3万个涵盖不同界别的临时职位,涵盖不同技能和学历的人士,缓解应届毕业生以及青年的就业困难。

“从香港对外经贸来看,未来发展方向是内地市场,尤其是粤港澳大湾区的整体发展。通过与大湾区互联互通,从而带动香港的就业市场,这也是特区政府未来工作的重点。”罗致光表示。

疫情对香港经济的打击堪称前所未有。根据特区政府最新统计数字,今年6月至8月,香港失业率为6.1%,依旧处于近15年以来的高位。在担任劳福局局长的第四个年头,如何帮助受疫情影响的人士“搵一份工”(找一份工作),成为罗致光工作的重点。

在封城停工期间,项目部营地也被迫封闭。然而,因为有萨利姆这样热心负责的本地员工,营地一直保持正常运转。每隔几天,萨利姆都会把营地需要的食品等物资送到门口。复工前夕,萨利姆积极与当地政府机关等沟通联系,帮助企业提交申请复工文件。

吕志平不仅带着年轻人致富,还想办法让村里的老人和妇女多一份收入。近几年当地的绿化覆盖率越来越高,对绿化工人的需求量也在增加。班彦村的男人大多在工地打工,妇女每天在山上种树,日工资80元。

自从搬到班彦新村后,生活条件得到明显的改善,随时想做饭都有天然气和自来水,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

“此次疫情是特区政府从来没有面对过的,所以每走一步,我们都需要做新的尝试。”罗致光表示,疫情严重影响了香港整体经济,为防控疫情、改善民生,特区政府财政压力不小,

班彦村六社村民 吕有金:收入有点多了,成千上万的收入有了,我记得是卖了3万块钱,那是不得了的时候。

萨利姆说:“很高兴能够有机会为我供职的中国企业抗疫和复工尽力,其实帮助中国企业也是帮助马尔代夫,我衷心希望这座航站楼早日建好,这样就可以有更多的游客来到马尔代夫,享受我家乡蔚蓝的海水和优美的海岛风光。”

搬迁到新村的时候,吕有金52岁,原本住在土坯房,连澡也舍不得洗的他,住进了设施完善的新屋,生意也越来越红火。

工地巡视之后,吕志平又马不停蹄地赶往村里的樱桃园。这是他第一次尝试种樱桃,在此之前他已经考察、学习了半年的时间,这几日正是除草、拉枝的时候。

但疫情增加了双方资源配对的难度。“疫情导致很多人失业,但劳工市场上的招聘职位也少了很多。”罗致光说。

班彦村四社村民 吕志平:我承包的是外脚手架,主要负责安全这一块。我踩的这个工字钢,现在它是外脚手架的底部,这个挑起来,然后从这个上面立了钢管,再往上起就属于外脚手架。

罗致光介绍,劳福局会广泛联系公司、企业等,寻求这些机构组织是否有招聘需求,同时将这些信息及时发布给求职者。往年,劳福局会举办招聘会,让雇主和雇员直接对接,今年受社交距离措施限制,劳福局将招聘会改为网上举行,尽可能调度资源。

参观新村的游客,都会来参观吕有金家的酒坊,久而久之,吕有金酩馏酒的名气大了起来,客人也越来越多。年份好的时候,还会有一大笔订单,一定就是上千斤。

但就是那一次遇到外村人的闲谈,让吕有金抓住了契机,他开始在家中酿酒。与酒曲充分接触后的青稞,经过24小时的发酵就变成了青海人最爱的甜醅。再倒入酒缸中,室温保持20℃左右继续发酵。30天后,将发酵好的青稞再次倒入蒸锅中,小火慢蒸一个半小时,酒被充分蒸馏出来,变身成清澈浓香的酩馏酒。

绣娘们的作品包含服饰、首饰等500多种,在国内外市场上畅销。54岁的张卓麻什姐如今成了村里的非遗传承人。

“新冠肺炎疫情重挫香港多个行业,不少从业者或失去工作,或放‘无薪假期’。在疫情之下,如何支援受影响的行业和从业者,是我们亟须解决的挑战。”香港特区政府劳工及福利局(劳福局)局长罗致光日前接受新华社专访时表示。

青海省互助县五十镇班彦村村支书 仲关因保:下个雪,下个雨,几天都下不来,上都上不去,他们以前的那里没路,靠天吃饭,雨下得多,庄稼收成好一点,不下雨的话,今年你看庄稼出都出不来。

送走了游客,吕有金又迎接了一位重要的客人。

班彦村四社村民 吕志平:村上对我也是个很大的帮扶。电商里面我多多少少能赚一点,然后补贴到我这个樱桃园,所以这个电商我也就接手了。

“从统计数字可看出,虽然相对于4月,香港7月的疫情更严峻,但就业人口反而增加了5万个,可见‘保就业’计划是有成效的。”罗致光表示。

搬到新村后,班彦人的视野更宽了,想法也更多了。勤劳的绣娘们把眼光看向外边的世界,而在外闯荡多年的人,却开始盘算着回乡创业。

“香港是一个开放的经济体,当国际贸易因疫情几近停顿时,香港也深受影响。”行业不景气,产生的负面效应如多米诺骨牌般,传导至每位从业者,如何解决就业困局?罗致光表示,特区政府双管齐下,采取的措施是:保就业、创职位。

班彦村六社村民 吕有金:是的是的,就是你们拿过来的水,是你们那个药水泉的药水。

班彦村六社村民 吕有金:8点钟开始我就干活上班了,洗好的粮食已经放到锅里了,已经加好水了。粮食的比例和水的比例,已经是兑比好的。

班彦村四社村民 吕志平:总共是大大小小9个工地。最好的匠人今年350(元)一天,一般的也就280到300(元)。

安家落户之后,班彦开始打造自己的特色产业。在新村,猪棚统一规划,政府为每个贫困户发放5400元用于产业发展,鼓励村民养殖当地特有的八眉猪,创收脱贫。

班彦村五社村民 张卓麻什姐:那时候15岁慢慢绣,16岁的时候自己的嫁妆也绣完。19岁出嫁,准备了四五年。

班彦村五社村民 张卓麻什姐:那时候也不知道,反正家里的农活忙,就没送去学堂。我也后悔,念点书的话,没有这么费劲。

“疫情之下,失业人士需要找新工作,安老、保安等行业仍需人手,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让双方对接。”在招聘市场和劳工市场间,罗致光带领的劳福局发挥着“中间人”的作用,为双方搭桥牵线、配对资源。

当疫情成为“新常态”,罗致光表示,不少从业者因为疫情离开了劳工市场,而当经济复苏后,这部分人士可能不再重新就业,导致劳工市场出现严重的人手短缺问题。

搬出大山后,班彦村面貌一新,由于坐落在省道旁,交通便利,10公里外还有未开发的旅游景区,仲关因保飞快地调整思路,原来靠天吃饭的农耕村,正在利用地缘优势,尝试走上乡村旅游的路子。

青海省互助县五十镇班彦村村支书 仲关因保:比如这几个小猪崽,它是今年2月份出生的,那一个是去年8月份(出生的)。

在班彦村,像吕志平一样在外打工是这里大多数年轻人的选择。2010年起,吕志平有了自己的工程队,承包工地外脚手架的工程。工程队现在有70人,他们都来自班彦村。

班彦村四社村民 吕志平:我现在开车要去工地,我村里面带出去了好多劳动者。每天要去工地,去监督一天的活。

仲关因保计划通过打造花海吸引游客,再带动起村里的农家乐、盘绣园、酩馏酒坊等特色产业。

与旅游密切相关的传统技艺,除了酩馏酒制作,还有著名的土族盘绣。制作盘绣的带头人是张卓麻什姐,她从小就跟随奶奶和妈妈学习这种手艺。

班彦村五社村民 张卓麻什姐:2017年3月金盘绣公司他们来了,(到)我们家来了,他说你们有没有你们做的什么盘绣?他看了我们的盘绣以后,才给我们下的订单,才知道我们的盘绣这么强。去年的话,我们这些绣娘们过来这边做的话,一天20块的补助。现在的这些老人们住在山上的时候,一毛钱都没赚的。现在老人们就挣了一万多(一年)。

2016年,沙沟山上的129户484人,搬迁到了山下公路旁的新村。新村每户按照0.4亩院落、0.2亩集中养殖区的规模建设,同时实施自来水入户和标准化配电工程,厨房接通了天然气,班彦新村还利用青海日照时间长的自然条件,在房顶安装了太阳能电池板,通过光伏发电扶贫项目,每户平均年收入可达2500元。

20岁嫁到沙沟山的张卓麻什姐,在山沟里生活了近30年,村子交通不便,再加上自己也没有上过学,所以她也从未将女儿送去上学。

记者看到工人们在严密的防疫措施下有序工作。在后勤区,马尔代夫小伙萨利姆跑前跑后地张罗着。自打项目正式复工,萨利姆的工作量比以往骤然增多:每天不仅需要驱车往返于马累、胡鲁马累两地采购后勤物资,还增加了几项疫情中雷打不动的工作——为员工测量和登记体温、每天早晚开车接送上下班的员工和中午送饭。

5年前,萨利姆成为中国港湾进入马尔代夫市场后招聘的第一名当地员工,在公司里主要司职秘书及后勤服务。“敬业、勤劳、友善”,几乎每个同事都这样评价萨利姆。

6月30日,中国港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中国港湾)承建的马尔代夫首都马累维拉纳国际机场改扩建项目正式复工一个月。因新冠疫情冷清多日的建设现场重现昔日的忙碌景象。

直到2015年,班彦村中的129户人家依然居住在一个叫沙沟山的山顶上,严重缺水、交通闭塞,是典型的“一方水土养活不了一方人”。出行难、吃水难、看病难、上学难、务工难、娶亲难,曾经是班彦村的“六难”。

班彦村六社村民 吕有金:其他村庄的一个人来卖这个酩馏酒了,他当时说是一斤15块钱,这个的成本我知道的,我是酿过酒的。赚个多少钱,最少得赚个十一二块钱,一下子我就,哎呀,这个买卖我来做。

土族盘绣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而今,它已经成为班彦的旅游名片。

吕志平今年春天种下的樱桃树已经开花结果了,虽然今年最多只能产出二十斤样品,但是他十分期待三年后丰收的样子。

为应对雇员失业或就业不足,同时增加从业者竞争力,特区政府委托雇员再培训局,推出了一项特别培训计划——“特别·爱增值”计划。罗致光介绍,这项计划免收学费、不限学历,涵盖旅游、饮食、零售等多个行业,提供多种培训课程,学员完成培训后可获得每月最高5800港元的津贴。

疫情在马累大面积扩散后,当地医院、诊所、药店的防疫物资纷纷告急。萨利姆的一个亲戚不幸感染病毒,项目部获悉后立即向其家庭提供了一批救急防疫物资。萨利姆对此一直心存感激:“幸好在中国公司工作,疫情来临我不仅依然有稳定的经济收入,还能给家人提供充足的防疫物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