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秒偷走400万年钟乳石这次该怎么罚

25秒偷走400万年钟乳石,这次该怎么罚

1962年至1969年广东省曲江县公安局干部;

去年,肖扬在司法部主管的《中国法律评论》上发表文章《见证中国法治四十年》。“作为新中国早期培养的一名法律人,我有幸在党的领导下,先后从事公安、检察、司法行政和审判工作,见证、亲历了这一国家治理模式的伟大变革。在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回看法治风雨来时路,深感改革成果取得之不易,亦感未来发展之任重道远,遂应《中国法律评论》之邀,作成文字,以作纪念。”肖扬在文章中写道:“从‘法制’到‘法治’,虽然只是一字之差,却是一次观念的重大变革,标志着我国对法治的追求从朦胧走上成熟和自觉,是党的领导方式、执政方式、治国方略的重大发展,是对千年来‘人治’传统的摒弃,是对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与法制建设的完善,开启了中国现代法治的探索之路。”

1990年至1992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党组成员、检察委员会委员;

2008年1月,肖扬谈及如何当好大法官时说,”法律只有掌握在富有正义感的法官手里,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的原则才能清晰可见,公平正义才能人人共享,罪恶才能得以停步,矛盾才能得以化解,社会才能得以和谐,法律才能成为现实中的法律,成为事实公正的度量衡。实践证明,没有现实的法律公正,没有深明大义、操守高尚的法官,人民是不会受益的,反而会受损甚至会受害。“

2012年,肖扬出版新书《肖扬法治文集》,谈及了司法腐败问题。在肖扬看来,司法领域出现的贪腐现象是不能容忍的,但究其本源来说,发生在司法领域的权力腐败和其他公共权力腐败都有共同之处,即都源自于权力的稀缺性、权力行使的任意性和制度的缺陷性。

1986年至1990年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党组书记;

1962年1月至8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法干校教师;

肖扬,男,汉族,1938年8月生,广东河源人,1966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62年1月参加工作,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毕业,大学学历,首席大法官。

这项调查发现,相较于不使用社交媒体的民众,轻度、中度及重度使用者均认为维持两岸经贸发展重于所谓“维护主权”,社交媒体使用程度和支持两岸经贸发展有明显正相关。相关结论颠覆了长时间以来“民进党和时代力量善于经营新媒体,台湾网民一般来说两岸倾向偏绿”的假设。

肖扬说,为解决这些问题,最高法院曾采取过多方措施,而且一直没有停止这方面的努力。如全面落实公开审判制度,防止暗箱操作,开展评先创模活动,进行司法大检查,建立和坚持违法审判责任追究制,加强法官惩戒制度,颁布规范法官和律师关系的规定,高级法院院长实行异地交流等,都是围绕这一努力来开展的。

据新京报我们视频报道,4月21日下午2时左右,三名身穿黑色上衣的男性游客走到“比翼鸟”景观前,其中一名游客拿出一块石头,对着石壁上的钟乳石景观开始用力敲击。随后,另外两名游客也分别对该景观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敲击。其中一名游客在该景观的石壁上敲断一块钟乳石,并将其带走,前后不过25秒。目前景区已经报警。

台湾多位专家结合这项调查,探讨了“理性经济选民”的崛起,并认为当前以青壮年为主的社会群体更倾向于“以利害计算评量两岸政策选项”,不想自外于中国大陆的市场和机会。

2007年3月的全国两会,肖扬接受媒体采访曾谈及赖昌星案的审判。肖扬说,”赖昌星作为厦门远华案件的首犯,罪行十分严重。但现在我们要遣返他回中国,遇到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加拿大是一个废除死刑的国家。加拿大有一个规定———被遣返或被引渡回去的国家还保留着死刑,并且有可能被执行死刑的话,它是不会引渡或遣返的。鉴于这样的情况,最高法审判委员会经讨论,决定不判处赖昌星死刑。死刑既包括立即执行,也包括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赖昌星遣返回中国,不会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也不会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全国两会结束后,肖扬卸任最高法院院长。据报道,在当时的领导干部大会上,肖扬动情地说,“在我任职届满,年已七十,身心健康的情况下离岗卸任是一件值得喜庆和光荣的事情,我深感心情舒畅,十分欣慰”。

两岸恢复交流往来40年,其中积累的不只是有两岸一家的认同,更增加理性的生涯选择。民进党需慎对这一趋势,否则,持续地伤害民众福祉,势必再次遭遇民意的教训。(完)

“古老而又脆弱”,钟乳石的特性要求游客在观赏的同时注意妥善保护。事实上,别说是如此珍贵的地质景观,几乎所有的名胜古迹,开放的前提都是“保护”。景区资源面向公众,而不仅仅是服务于游览者个人,故破坏景区的行为不仅是伤害到景区本身,更是对公众利益的损害。

只是,初选过关的民进党籍候选人仍需面对全体台湾民众,台海紧张、经济停滞、低薪过劳,未见得符合各方期待。去年底“九合一”选举,台湾蓝绿政党县市执政版图一夕翻转、昭示民心向背,一度震撼民进党上下,但外界没看到多少实质检讨、调整。相反,给两岸往来设定门槛的新闻频频出现,民进党当局如以制造两岸紧张来强化敌对情绪、巩固基本盘,无疑是火中取栗。

1998年至2008年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审判委员会委员。

游客拿石头敲击石壁上的钟乳石景观。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

2008年退休后,他还是在钻研法治理论和弘扬法治精神。曾在母校中国人民大学的一次演讲上,他称自己是一个“法痴老人”。肖扬说“我的法律梦还在,我的法治梦还在!”

让民进党当局大动干戈的社区居委会、村委会,在大陆属于基层自治组织。目前已有60多名台湾青年与厦门当地企业签订劳动合同,担任服务市民、村民的社区主任助理工作。接到处罚通知的当事人之一、海沧未来海岸社区主任助理符坤龙表示,将通过行政诉讼维护权益,这不仅是为自己,更是为了“西进大陆”发展的台湾青年。

肖扬出生于1938年8月,1966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毕业。他长期在检法领域工作,曾任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检察长,最高检副检察长,司法部部长,1998年起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两届10年后的2008年卸任。

2008年的全国两会,因为肖扬即将卸任,他备受关注。当时他参加广东团全团会时,回顾自己10年来在最高人民法院工作的经历,他表示深感“珍惜和荣幸”。

在厦门担任社区主任助理的青年中,不止一位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民进党是在逼青年出走。他们“西进”,不只是找一条出路,更在为社区治理和文化保护尽力的过程中找到荣耀,“不然我们未来干脆就扎根大陆”。

肖扬在任期内,最高法院收回了死刑复核权。他曾说:“死刑核准制度的坎坷经历,总体上是与我们国家走过的不平坦历程相联系,由特定历史时期政治、经济、社会发展等客观条件决定。”

1992年至1993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党组副书记、检察委员会委员;

留心台海情势的观察家多已注意到,民进党内的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初选胶着,“持续升高两岸对抗”俨然成为角逐者召唤支持者的“救心丹”;为在初选中胜出,不惜对两岸事务撂狠话;至于政局稳定、经贸维系、民众福祉,已无暇顾及。

“景区杀手”既然无法在道德上自律,那法律就应该“刚”起来,让他们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

“无知者不能当法官,无能者不能当法官,无德者同样不能当法官。”肖扬的这句“语录”,曾被广泛传播。他被称为“一个有平民情结的首席大法官,一个有魄力的司法改革家,一个有朝气的当代法学家。”据《法制日报》报道,肖扬开启反贪体制改革的早期探索,主导创建中国第一个举报中心、反贪局,倡导制定并参与起草专门的反贪污贿赂法。主持司法部工作期间,建言为中央领导举办法制讲座,建议中央实行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改革律师体制、监狱体制,创建法律援助制度,推动中国第一部律师法、监狱法的颁布。在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期间,将“公正与效率”作为法院工作主题,以按照宪法原则构建公正高效权威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为目标,对司法体制进行系统改革,提出法官职业化的建设方向,建议中央提出“宽严相济”刑事政策,改革死刑核准制度。早在2003年全国两会时,他就表示:“毫不隐瞒地跟大家说,法官队伍难带,这是我现在最感头疼的事,一些法官素质不高,不能胜任日益专业化的审判。”在任期内,肖扬力推法官职业化建设,让法官能独立审判。

况且,近来多项民意调查都显示,民众并不支持民进党走这条窄路。例如,立场倾绿的《美丽岛电子报》,今年4月公布一项专门面向网民的两岸关系民调已有出乎预料的发现——相较于不使用社群媒体的民众,台湾网民在两岸交流中更偏重于维持两岸经贸发展。

400万年才形成的钟乳石,25秒被砸断偷走,想想就让人痛心。要知道,钟乳石的形成一般都需要上万年或者几十万年的时间。由于形成时间漫长,钟乳石在形态奇特、具有很高观赏价值的同时,对远古地质考察也有着重要的研究价值。一旦遭受破坏,伤害几乎是不可逆的。

1983年至1986年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党组副书记;

1993年至1998年司法部部长、党组书记;

当时,媒体刊发了肖扬在广东团开怀大笑的照片,被广为传播。

而从视频中不难看出,这三名男子敲断钟乳石纯属恶意破坏。被破坏的钟乳石,也已经失去了原有形态。虽然在景区乱刻乱画,跟破坏钟乳石,在道德上可能是会受到同样的指摘,但是从造成的结果看,“毁坏并盗窃钟乳石”无疑严重得多。

2007年1月,肖扬在山东调研时称,“我当院长,最让我牵肠挂肚、提心吊胆、寝食不安的有两件事,一是不要办错案杀错人,二就是队伍不要出问题。”

2011年7月23日,赖昌星被遣返回国。2012年5月18日,判处赖昌星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赖昌星未提出上诉。

肖扬认为,下放死刑复核权,对维护社会治安稳定、保障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的顺利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但这种做法本身也确实存在着体制、机制等难以克服的矛盾和问题”。

2006年10月《法院组织法》修改规定:“死刑除依法由最高人民法院判决的以外,应当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12月,肖扬在最高法院刑事法官大会上宣布,从2007年1月1日起统一行使死刑案件复核权“已经基本就绪”。

同样是该部门,今年3月才对两位在大陆厦门海沧区担任社区主任助理的台湾人士开出新台币10万元的罚单;并警告称,正调查其他个案,担任同样工作的台湾人士应主动离任。

所以,破坏钟乳石者,不仅道德上站不住脚,更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对此,《风景名胜区条例(2016修订)》《治安管理处罚法》都有针对相应的景区“破坏”行为的惩罚规定。例如《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刻画、涂污或者以其他方式故意损坏国家保护的文物、名胜古迹的,“处警告或者200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并处200元以上500元以下罚款。”

2005年冬天,肖扬在湖北武汉主持“东湖会议”,主题只有一个:收回死刑复核权。据报道,会议的开法很特别,肖扬主持、提问,与会的刑法学者马克昌、王作富、赵秉志、陈兴良和刑事诉讼法学者陈光中、樊崇义、陈卫东、龙宗智一一发言、作答,一致支持收回死刑复核权。当时在场的还有最高法院所有副院长、各刑庭庭长、研究室主任和时任湖北省委政法委书记、省高级法院院长,他们全程没有发言。陈卫东曾回忆,策划这个专家研讨会,肖扬下了大决心。

民进党2016年重新执政以来一直声称不反对两岸民间交流,如今不惜拉下脸、威吓直接服务基层的村里长与苦寻职业出路的青年群体,所为何来?

肖扬是第十五届、十六届中央委员。

民进党当局不会看不到这样的民意变动,但选举近在眼前,台湾民间希望其尽快改弦易辙的呼吁只是再度陷于“狗吠火车”的徒劳。

但显然,在目前的法律框架下,即便10日拘留、500元罚款的顶格处罚,对400万年高龄的钟乳石来说,也有些隔靴搔痒。而类似的失衡和无力感,我们并非首次感受到。2017年端午节期间,一名游客因怀疑贵州龙洞景区景物是人工做成,用脚将一根生长了上亿年的小钟乳石踢断,最终仅被处以500元罚款,行政拘留10日。

1975年至1981年广东省曲江县龙归公社党委书记,县委常委兼办公室主任;

1981年至1983年广东省韶关市武江区党委书记,清远地委副书记;

1957年至1962年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学习;

1969年至1975年广东省曲江县委宣传部干事,县委办公室干事、副主任;

“景区杀手”再次上线,这次惨遭毒手的,是山东临沂一块经400万年才形成的“比翼鸟”钟乳石。

肖扬坦言,这次来到广东团听会是自己主动向大会秘书处申请的。“当我回首70年人生之路时,真是百感交集。我从一个乡村少年,成为共和国的首席大法官,非常感谢党对我的培养和教育,也非常感谢全国人民尤其是广东人民对我的帮助、支持和信赖。”肖扬说,从1990年由广东调到北京工作,从最高人民检察院到司法部,再到最高人民法院,18年在北京工作的经历,使他幸运地见证了国家很多重大的历史事件,看到了中国民主法制建设的不断进步。“我以能参加其中并且贡献一点微薄之力而感到高兴,特别是对有机会在最近10年向全国人民报告人民法院的工作倍感珍惜和荣幸”。

虽然说,不管如何处罚,对于那块历经400万年才得以形成的“比翼鸟”钟乳石来说,仍是于事无补,但用更严厉的惩罚来震慑那些任性而为的“景区杀手”,仍很有必要。他们既然无法在道德上自律,那法律就应该“刚”起来,让他们付出难以承担的代价。

清华大学台湾研究院教授巫永平4月发表专文《从非理性到理性:台湾选民的世代变化及其政治后果》,讨论了相近的议题。以决定政治态度和投票行为的因素差异来界定理性和非理性,他认为,台湾选民的理性和非理性是由其所生活的时代所塑造,大体而言,60岁以上多为非理性选民,30岁以下多为理性选民;随着时间推移,理性选民占台湾总人口的比例会越来越高,当前已进入从非理性选民到理性选民的交替、逐渐转换的过程。

中共第十五届、十六届中央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