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7月劣Ⅴ类水体清零!粤港澳大湾区的治水“密码”是什么

8月26日,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点开《这里是深圳》纪录片,除了为我国首个经济特区“3天一层楼的‘深圳速度’、每平方公里GDP超10亿”的发展成就感到自豪外,红树林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西涌海景……纪录片中每一帧精致的画面都让记者看到:生态环保铁军的努力为这座城市的高质量发展铺就了靓丽底色。

广东省深圳市是我国改革开放的前沿、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城市。如果说从“小渔村”到“一线城市”的巨变是一个时代的缩影,那么,在深圳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间蜿蜒而过的一条河流——茅洲河的变迁,则呼应着这座城市以及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除了茅洲河,还有淡水河、石马河、沙河……从水浊水污到水清水甜,解读这些河流的治水“密码”,能让我们看到大湾区在打造国际一流湾区过程中迈出的坚实步伐和取得的实效。

“通常情况下,受汛期影响,7月-8月水质容易波动。但今年7月份粤港澳大湾区劣Ⅴ类水体比例也没有出现反弹,这显示出大湾区治水工作推进得比较扎实。”水生态环境司地表水处的郝远远告诉记者。

茅洲河治污攻坚战打响以后,为推动深圳、东莞两地形成治污合力,广东省建立茅洲河流域污染综合整治协调会机制,搭建起“省生态环境厅+深圳市、东莞市+宝安区、光明区、长安镇”的茅洲河流域协同治污框架,每月召开一次协调会,每两周对一级支流水质进行排名,协调推进支流整治、界河清淤等重点工作,形成全流域水质通报“一张图”、工程措施“一张表”。良好的工作协调推进机制推动茅洲河水质取得明显改善。

夏季洪水将部分排污口淹没,需要留到秋冬季“查漏”

这次对黄河试点区域的12个城市沿河岸线进行无人机航空遥感,实现了试点地区3096公里岸线无人机遥感全覆盖,覆盖面积5500平方公里,影像分辨率达0.1米,形成了30万张遥感影像,快速高效识别出入河排污口疑似点位,初步掌握试点地区入河排污状况及分布。

新京报:黄河排污口试点前后经历了“三级排查、六轮质控”,投入如此多精力反复“抠”一个数据,值不值?

东莞石马河则以流域共治机制破解了“九龙治水”难题。从深圳发源的观澜河自南向北入东莞后,形成石马河,石马河再穿过东莞最后汇入东江,哺育着沿河7个镇150多万人口。2016年,为加强石马河流域污染整治,东莞全面打响水污染治理攻坚战。但摆在人们面前的是一条污染已久的河流。千头万绪,如何下手?怎样才能协调上下游、左右岸共同发力,而不沦为“九龙治水”,成为治水人员需要解决的第一道难题。

陈尧:从2018年开始组织入河排污口排查到现在,我们越发深入地认识到,入河排污口有多少、排到哪里、谁在排、排的是什么,是我们需要掌握的关键性基础性问题。只有真正摸清排污口底数,才能进一步梳理分析问题及成因,开展精准治理、科学治理、依法治理,不断改善黄河流域生态环境质量。

中电建生态环境集团的一位工程师表示,城市发展中的一些地下暗涵、暗渠容易被遗忘,往往成为污水直接入河的通道。因为其隐蔽性高,导致排查、治理难度大,需要开展有针对性的精细治理。

本周,黄河排污口排查进入第三级排查阶段,即专家组攻坚。专家们将携带无人机、机器人等装备进行技术排查、纠错。有人疑惑,为了“抠”一个排污口数据,投入如此多的精力和人力到底值不值?昨日,新京报记者对话黄河排查专家组成员、华南所高级工程师陈尧。他介绍,这次排查的准确度是前所未有的。

“三级排查、六轮质控” 反复抠数据有何意义?

这次排查,逐步形成了一套适用黄河流域的遥感解译路线方法。在具体实践中,以大型直翼无人机为主进行岸线巡查,以小型螺旋翼无人机为辅精准定点,先后组织专家对遥感技术方案审核39批次,部分城市无人机正射影像审核4次才得以通过,确保所有城市无人机正射影像实际精度达到了0.1米以下,相当于巴掌大的口子都能看得见,最终实现“应查范围”航测无死角,各地无人机影像能无缝拼接,标准化入库形成无人机影像地图。

因此,最终数据能够准确地反映排查时候排污口的现场状况。例如,单就对排污口位置的确定就包括了经纬度、无人机航拍底图定位、排污口命名、排污口周边环境照片等四个方面,相比于早先仅依靠表格上的经纬度数据去定位排污口,准确性有极大的提高。可以说,这次排查的准确度是前所未有的。

其次,高位推动需要完善的顶层设计。2017年,广东省制定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整改方案,把珠三角水污染治理作为重要内容。2018年,广东省污染防治攻坚战指挥部发布第一号令《关于开展全面攻坚劣Ⅴ类国考断面行动的命令》,要求坚决防止新增劣Ⅴ类断面。2020年省污染防治攻坚战指挥部发布第一号令《关于全省决战决胜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命令》,对突出打好碧水保卫战等做出明确指示。

系统推进,流域治理,解决“九龙治水”难题

专家攻坚结束后,下一步有哪些安排?

入河排污口作为污染进入河流的关键节点,是当前水生态环境管理上的突出短板和薄弱环节,需要重点关注。全面摸清入河排污口底数,有利于及时梳理污染排放情况,进一步把脉问诊落实治理责任,这是改善黄河生态环境的基础、关键环节。

地方政府除了需对排污口实施清单式动态管理,还需建立排污口责任清单,明确整治和监管职责,由责任方制定“一口一策”整治方案并有序推进排污口整治工作。生态环境部一方面会利用排污口数据,适时对地方后续整治工作进行包保帮扶指导,另一方面会根据实际修订、完善排污口相关政策、法律、规范。

近日,记者从生态环境部水生态环境司拿到一份让人欣喜的报告。这份报告充分显示了粤港澳大湾区中设置国控断面的9个城市近年来的水质状况。这9个城市分别是广州、东莞、珠海、佛山、惠州、江门、深圳、肇庆、中山。

3096公里岸线无人机遥感全覆盖,初步掌握入河排污状况及分布

陈尧:目前的排污口数据,不再是统计表格上的一个数字。在排污口排查工作最初,就明确了数据要方便一线人员实际使用、管理和检查,建立了入河排污口一张图、一本账。

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提供给记者的另一份数据印证了这种变化。

在系统推进的过程中,多个流域积极探索、先试先行。

通过排查,要摸清排污口底数,切实掌握入河污染物排放状况及特点,真正知晓污染排放问题在哪里,了解到底谁在排污,排的是什么,排了多少,排到哪里。从而开展精准治理、科学治理、依法治理,才能有的放矢,事半功倍,为黄河流域生态环境质量改善奠定更加坚实的基础。

因采取全口径方式调查,一些地区排污口数量与以往数据差异较大

在一、二级排查中,将无人机遥感影像解译出的疑似排污口、可疑区域以及历史排污口予以现场核实。但仍有一些问题是当时没能解决的,包括:人员现场排查正值夏季,洪水将部分排口淹没,茂密的植被也遮挡了一些排口,这部分口子需要留到秋冬季“查漏”;一些位于峡谷、陡坡、垂堤、箱涵等岸线的口子,普通排查人员难以抵近排查,这些口子需要专家组携带无人机、机器人等装备“技术”排查;一些入河沟渠穿过了城乡接合部、老旧小区、老工业区,现场岸线、管网情况复杂,水下排口不易发现,需要结合历年资料、管网图纸、当地同志的经验开展“攻坚”排查;在二级排查中还有部分排口登记信息有偏差、疏漏,需要现场“纠错”补登信息。

新京报:从渤海到长江,再到黄河,我们的治水思路有了什么转变?

此外,加强资金保障也是高位推动的重要表现。有数据显示,2018年以来,广东省财政投入超过700亿元,以超常规力度加快补齐环境治理短板。2016年以来, 深圳、东莞两市约投入362亿元开展茅洲河治理,单位面积资金投入近1亿元,投资强度前所未有。惠州市惠阳区委、区政府针对淡水河治理等计划3年投入49亿元。

另外,对黄河、长江重点流域生态环境问题,要会同地方一竿子插到底,直接进现场看实情、查实效,并用好大数据来验证,是一个有效的工作方式。

阻截的巨量污水对城市的污水处理能力提出了新要求。下一步,广州、深圳、东莞等城市将加快推进重点治污工程建设与污水处理设施充分发挥减排效益并重,着力打通管网“最先”和“最后”一公里,实现成功组网、厂网贯通,确保污水应收尽收。

从流域水环境系统整体性分析,河流水质问题表现在河里,但根子在岸上,而入河排污口一头连着岸上,一头连着河里,是污染物进入河流的关键“闸口”。“闸口”管理好坏,直接关系到流域水环境质量状况。从当前黄河流域情况看,排污口问题突出的地方,往往就是流域水环境、水生态存在风险隐患的地方,也是一些水资源利用和污水处理能力存在明显短板的地方。

凌晨一点,在深圳龙岗区的一处市政排水管网建设现场,一排橘红色的身影在深夜中格外显眼。他们正在进行雨污分流改造。因为管道是在城市的主干道下,所以大部分施工只能晚上进行。

在已经建立的排污口数字地图上,既包括了排污口现场照片、视频、定位、快检等数据,还有排查人员提供的现场描述和初步判断,这些数据和信息在质控审核中要求能够相互印证才算合格,对于存疑的登记数据会安排专家组再次现场核实。

大规模无人机遥感发挥了哪些作用?

生态环境部总工程师张波表示:“前几年粤港澳大湾区有不少城市曾被纳入全国水污染治理滞后地区而受到通报,但他们变压力为动力,经过不懈努力,今年上半年大湾区劣Ⅴ类水体基本清零,老百姓获得感、幸福感显著提高,真是可喜可贺。”

此次三级排查同步安排了岸上查污染源和水里测水质,就是想打通水里和岸上,形成系统数据、把脉问诊,摸清底数并了解环境问题症结。

新京报:最终出来的排污口数据,还有没有水分?能多大程度反映现实状况?

今年前7月粤港澳大湾区劣Ⅴ类水体清零

将建立统一规范的入河排污口台账,逐步建立完善长效管理机制

首先,高位推动需要健全高规格的组织协调机制。以茅洲河为例,其干流全长31.29公里,流域面积达388平方公里,其中深圳境内311平方公里,东莞境内77平方公里,被誉为深圳的“母亲河”。

今年5月,生态环境部在汾河、湟水河和黄河干流甘肃段开展黄河排污口排查试点,涉及青海省西宁市、海北州、海东市,甘肃省兰州市、临夏州、白银市,山西省太原市、忻州市、吕梁市、晋中市、临汾市、运城市等3省12市(州)3096公里岸线。此举将全面摸清试点地区入河排污口底数,为黄河流域部分地区生态环境做了一次深入体检。

此次排查的准确度前所未有

针对广东省内河流众多、“好水很好,差水较差”的实际情况,广东省以断面达标为牵引科学系统推进全流域治理,建立了茅洲河、广佛跨界河流、淡水河等重污染河流整治协调机制。成立茅洲河等4个流域管理中心,破解流域内不同行政区划、不同层级、不同单位之间职责不清、调度不畅、多头管理等问题,推动“上下游、左右岸、干支流”协同治理。

本次排查掌握的排污口数据与地方早先掌握的数据存在一定变化,一些地区数量差异较大,主要在于本次排查坚持以环境质量改善为核心,从河里看岸上的视角,把向河流排污的口子都进行排查,全面摸清了底数。采取全口径方式调查,既覆盖了水利、环保等部门历史上纳入管理的排污口(工业企业排口、城镇污水处理厂排口等),也包括农业农村排口、雨洪混合排口、沟渠河港污水混排口、港口码头排口、其他排口等。简单来说,只要向黄河排污的口子都纳入了排查。

排查是整个黄河排污口排查整治专项的第一步,也是打基础的一步,更是环境治理的生命线。必须牢牢树立质量优先、进度服从质量、时间服从质量的要求,确保“有口皆查”,不放过突出排污问题。为此,这次排查设置了质量控制的若干个环节,形成了质控工作模式和制度,从多个方面对排查质量进行核查。

首先,我们对排污口的认识和排查方法在不断完善、加强,从最初依靠模糊的经验到现在能够形成对接、帮扶、排查、质控、评估等整套模式打法,可以真实、精准地提供排污口信息。

动用360架次无人机遥感排查效果如何?反复摸排和审查意义有多大?新京报记者采访了生态环境部华南所应急中心工程师胡立才等专家,专家们表示,本次排查是紧紧围绕黄河流域水环境改善而开展的一次生态环境体检,也是推进黄河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的迫切需求和必然选择。

今年5月起,生态环境部启动黄河流域入河排污口试点排查,涉及湟水河、甘肃干流段和汾河流域。目前,排查已完成无人机航测解译(一级排查)、人员徒步排查(二级排查)。按计划,本周正开展专家质控排查(三级排查),即黄河排污的疑难杂症,专家组正逐个击破。

新京报:最终排污口数据出来后,将如何利用?

“这是我见过最黑、最臭的一条河。水打上来以后,像墨汁一样,闻了以后大家都想跑开。”谈到茅洲河的“黑”历史,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张依章记忆犹新。

2019年10月,茅洲河多年来首次消除劣Ⅴ类;2020年1月-6月茅洲河水质总体明显好转,其中共和村国考断面总磷、氨氮浓度分别下降63.7%、71.4%,水质由2019年的劣Ⅴ类提升至Ⅳ类,阶段性消除劣Ⅴ类。深圳市仅用4年时间便补齐了近40年的水环境基础设施欠账,实现水环境从普遍性黑臭到全面消除黑臭的根本性好转。

此次大排查有哪些经验值得后期推广?

其次,排污口工作成效逐步得到印证,排污口管好了,环境质量会得到有效提升,这点各地都有了深刻认识。目前,广东、山东、江苏很多地方积极主动开展入河入海排污口排查整治。

截至2019年年底,深圳13000多个雨污混流或者排污管网不健全的小区、城中村全部完成改造。

同时,我们将总结试点经验,进一步形成可推广、可复制的模式方法,全面推进黄河流域排查工作,全面摸清底数,为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奠定坚实基础。

如果说市政排水管网是城市排水管网的动脉血管,那么小区、城中村的排水管网则像毛细血管。谈到排水管网建设时,深圳市水污染治理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龚利民说:“深圳实施正本清源,就是小区雨污分流改造,在市政排水管网雨污分流的基础上,延伸到小区、到楼宇、到每家每户……”然而,要打通所有的毛细血管,织就一张完善的排水管网,并非易事。

黄河流域入河排污口试点排查涉及3省12市(州),3096公里岸线,通过高分辨率无人机遥感排查,并分4批次组织上百人实地核查。另外,组织10多名专家成立工作专班,长期研究分析黄河入河排污情况。除了三级排查,还有六轮质控,即排查中先后开展六轮次全方位、多节点的质控审查,确保排查结果经得起实践和历史检验。

摸清排污口底数,真正知晓污染排放问题在哪里

无人机遥感监管将成为未来生态环境监管的主力军

数据显示,除去Ⅰ类-Ⅲ类水体比例多年保持在100%的优等生佛山和肇庆外,其余7个城市近年来的水环境质量均呈改善趋势。其中,东莞、深圳、惠州、中山劣Ⅴ类水体改善成效显著,2020年1月-7月,全部消除劣Ⅴ类水体;而江门、珠海、广州Ⅰ类-Ⅲ类水体比例持续提升。

陈尧:黄河流域入河排污口试点排查工作分4批次,每批一周时间,累计上百人次投入现场工作。另外,还组织全部岸线的无人机遥感排查360多架次,这也是首次试点地区生态环境全覆盖、高精度的无人机遥感调查。

高位推动,以超常规力度偿还历史欠账

高位推动是粤港澳大湾区设置国考断面的9个城市治水的共同亮点,也是9市治水取得实效最重要的保障。

这次,来自各单位的专家、一线干部和工作人员都感到,无人机遥感监管将成为“十四五”乃至未来生态环境监管的主力军,把无人机遥感数据和其他环境信息、社会经济信息进行系统融合,是做好基础调查和环境监管的有效方式,也是精准、科学、依法治污的方向。例如,排查时,要把流域环境监测数据、污染源在线数据、排污许可证数据库等有效融合,把城镇人口分布、工业园区分布等掌握清楚,排污口分布的重点、敏感区就搞清楚了,结果就会八九不离十,突出排污问题也就会显现出来。

在城市水环境治理领域,有专家这样总结:“水污染问题表象在水里,根源在岸上,核心在管网。”我国很多城市由于早期规划滞后于城市发展,污水排放管网缺失导致污水直排入河,使河水出现严重污染。因此,城市排水管网建设成为城市水环境治理的关键。

在现场排查中,采取“全面无死角”的组织方式,生态环境部协调调度组直接指挥,1批成立1个部后台质控组、1个城市组、1个驻点技术组、1个督导组、1个在线质控组,全天候技术答疑群,进场前发布排口认定7原则,针对后台审核发现的典型问题,陆续推送排口“错判”“漏判”案例,累计50多例。

从今年5月开展试点,至本月底完成专家组攻坚核查,形成了统一规范的入河排污口台账,一共经历了7个月时间。

本次掌握的数据与以往相比有何区别?

陈尧:排查形成的入河排污口台账将会移交地方,后续由地方统一开展监测、溯源和整治,并将排污口纳入长效管理。

一、二级排查结束 目前还面临哪些难点?

为推进重点治污工程建设,深圳、东莞等市按下“地方政府+大型央企”治水启动键,采用“大兵团作战、全流域治理”模式,打破以往分段分片、条块分割、零敲碎打的传统模式,充分发挥央企“大兵团、机械化作战”优势。最高单日敷设管网4.18公里、单周24.1公里,创造了新的“深圳速度”。

然而,这没有解决所有的问题。因为除了明渠,还有暗涵。

省级层面,广东省委书记李希牵头挂点督导茅洲河,省长马兴瑞多次批示要求加大茅洲河污染整治力度。市级层面,深圳、东莞市各级党委、政府搭建高规格联动工作平台。深圳市明确“所有工程要为治水工程让路”;东莞市成立现场指挥部并下沉一线现场指挥督导。同时,省生态环境厅建立完善流域协调会商机制,至今已召开13次茅洲河流域污染综合整治协调会,推动解决重点、难点问题。

推动工程治污,补齐生态环境设施短板

在石马河流域,污水主管、支次管道如同一张撑开的大网兜住各类污水。经过查缺补漏,整治“僵尸”管网,最终将控源截污落到实处。漫步水边,只见清水潺潺,人们感受到自然生态的逐渐回归。

如今,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内河水越来越清澈,茅洲河上,停办多年的龙舟赛重新开赛,千舟竞发,劈波斩浪;因水质问题需外借训练场地、“流浪”近20年的深圳皮划艇队终于也可以“回家”了。深圳市体工大队大队长夏哲顺说:“只有皮划艇队划起来,茅洲河才有灵魂,茅洲河的河水才会更灵动。”远远望去,运动健儿们红衣映着碧水,显得格外好看。

再次,对排污口整治,探索形成一套实事求是、因地制宜的做法,突出了地方特色。在监测、溯源阶段,根据排污量、水质情况以及环境影响,对排污口进行分级分类,明确整治重点和难点;在清单交办时,明确各方责任、强调分工合作;在整治方案制定时,结合流域区域综合整治、新农村建设等工作整体推进、系统实施;在具体整治中,要求试点先行、经验共享,根据地方实际情况确定整治要求、完成时限,严禁“一刀切”。

通过自上而下的高位推动,深圳等城市在水污染治理的过程中很快便趟出了一条超常规治水的新路子。

这不是推倒重来,也不是否定以往,而是按照中央关于黄河大保护的部署,推动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的实际需要。

其中,目前正在开展的攻坚排查由生态环境部联合地方开展,来自生态环境部黄河流域局、环科院、华南所、评估中心、卫星中心的几十名专家,联合当地分两个批次成立12城市工作组,每个组安排15人左右的小分队进驻现场工作,每批现场排查10天左右。

在广州市白云区的棠景沙涌中,水底植物郁郁葱葱。而就在几个月前,这条河涌还“不见天日”。由于钢筋混凝土的覆盖,河道排污口隐身其中。“绝不能自欺欺人,让水污染躲在黑暗地带。”白云区决定揭盖。经过14天的持续推进,约10755平方米的梁板被揭开。河涌重见天日,十多个排污口也暴露出来,排雨水口被保留下来,排污口被直接封堵。

根据这份报告,今年以来,粤港澳大湾区水质改善明显,实现两个清零:一是2020年1月-7月,粤港澳大湾区47个断面(实测47个)中无劣Ⅴ类断面,同比减少12.8个百分点。二是今年7月单月监测数据显示,47个断面(实测47个)中,亦无劣Ⅴ类断面,同比减少15.6个百分点。

总的来说,对于排污口,一共有四项任务——排查、监测、溯源、整治。2021年底前完成试点地区排查后,将建立统一规范的入河排污口台账,转交地方开展后续工作,要立足实际解决排污问题,逐步建立完善长效管理机制。

面对严峻的形势,2016年起,茅洲河开启全流域的治污攻坚。

“复杂的治水更需要系统谋划。” 石马河流域综合整治现场指挥部指挥陶谨介绍,东莞建立起流域共治机制,搭建“市—流域—镇”多级统筹的指挥体系,共同协调、督导治水,使一项项工程在石马河流域落地见效。今年上半年,石马河干流总磷浓度基本实现稳定达标,旗岭断面总磷浓度同比下降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