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美国陷阱(二)丨一切对手皆是目标

上期《起底美国陷阱(一)丨长臂设伏,套路和起源》讲到,美国通用电气在关键时刻登场,针对法国企业阿尔斯通的陷阱已经布设好。

在诱逼“猎物”进入陷阱时,美国企业和政府又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呢?

在阿尔斯通案发生之前,已经有整整15名司法部检察官进入通用电气工作。 通用电气与司法部的“铁关系”,在对各路竞争对手的“围猎”中派上了用场。

毕竟,阿尔斯通几乎掌握着法国的命脉,负责法国58座核反应堆所有汽轮发电机的制造,还承担了法国75%的电力生产设备。

凭借这层关系,通用电气成功打败国内外的竞争对手,成为二战期间全球军工制造订单的最大承包商 ,向盟国输出了近万亿美元的武器设备。

试想,一个案件中,如果负责起诉的司法部已经彻底被他人打入,辩护律师就是被告方为数不多的指望。

法国企业阿尔斯通只是美国众多“猎物”中的一个。

这是一个细思极恐的事情。

在号称“司法独立”的美国,一家企业竟然能直接介入到竞争对手的司法谈判中,左右结局。

负责为皮耶鲁齐辩护的律师,叫斯坦·特沃迪。他做过康涅狄格州总检察长,还被评为美国“最佳律师”。

美国政府威吓之下,除了通用,再无其他竞争者。

在摩根财团的投资下,爱迪生的电力公司买下对手特斯拉的核心技术,正式改名为:通用电气,而这也埋下了通用电气吞并扩张的基因。

分行业看,发电、汽车、通信、冶金等行业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超过15%。其中,通信企业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额同比增长18.7%,投资增量占全部中央企业的41.4%;发电企业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额同比增长42.6%。(完)

西门子答应了这个邀约,计划与日本三菱联合收购。

一位曾为通用工作的律师承认,在阿尔斯通与美国司法部的谈判过程中,通用公司提前介入了。

确实,凭借与美国政府紧密的利益捆绑,通用安然躲过了质疑,一个跨电力、能源、医疗、运输的庞大商业帝国由此诞生。

但政商联手打压竞争对手的“传统”也由此沿袭下来,甚至有愈演愈烈之势。

西门子和三菱退却了。

然而这个“最后一根稻草”,也被染指了。

更巧的是,负责调查皮耶鲁齐的检察官,也曾与卡蒂·朱在一个律所工作过。介入谈判的,正是通用公司反腐败组的首席法律顾问卡蒂·朱。

这个时候的美国,不讲什么司法独立,也不讲什么公正自由了,他们只有一条准则:什么规则对他们有利,什么就是“正确的规则”。

她曾是主管经济犯罪的检察官,在美国司法系统摸爬滚打多年,让华尔街闻风丧胆。 与司法部打交道积累的丰富经验和广阔人脉,让她在干预阿尔斯通案上如鱼得水。

对阿尔斯通来说,这是一张无处逃脱的巨网。

依靠这个“陷阱”,美国拿下了阿尔斯通,但美国真的是这场“围猎”的最终赢家吗?

在美国,公职人员在离开政府机构后可以加入私企,私企员工也可以依靠旋转门跃入政府,一些私企与政府之间借此构建起不可说的紧密关系。

反应过来的法国政府试图改变这个局面。

猎网的覆盖面不止于此。

然而爱迪生直流电的风头,很快被特斯拉的交流电盖过了。面对这种竞争,他们的选择是:吞并竞争对手。

在围猎里出了大力气的美国政府看起来也很满意。

然而,这位“最佳律师”看起来根本不关心发生了什么,也没有想办法帮皮耶鲁齐脱罪,而是每次见面都反复催促皮耶鲁齐尽快签认罪协议。

二战期间,当时的通用总裁威尔逊,被任命为美国战时生产委员会副主席,又很快当上了国防部长。

这种方式,又真的能让美国与它的商业巨头们屹立不倒吗? 先来看美国特有的一个概念:旋转门。

我们要从美国通用电气这家企业创立之初说起。

司法部门逮捕—检察官压制—辩护律师劝服—企业介入—排除海外竞争者……依靠这些,美国布下了一张天罗地网,从一开始,阿尔斯通就是它们的囊中之物。

要知道,这种噩梦的感觉西门子与三菱都感受过。美国曾逼迫西门子支付8亿罚金,又曾用钓鱼执法的招数,陷害三菱窃取美国机密,逮捕了多名三菱员工。

而通用电气,正是炙手可热的“旋转”对象。

这种方式是如何运转的?各方力量是如何联手编织起美国“陷阱”的?

这是个残酷的事实,合并之后,通用电气对阿尔斯通最核心的能源部门享有80%的绝对控制权。

2014年6月21日,皮耶鲁齐被捕的第424天,通用电气和阿尔斯通达成了协议。

其实,他也是“猎网”的一环。他所在的律所,背后老板是被通用电气常年雇佣来游说白宫的巴顿·伯格。

140多年前的美国,一个灯泡照亮了爱迪生的实验室。电,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

不过这种快速扩张,引来了以公谋私的质疑。面对这种声音,威尔逊在1953年国会听证会上说出了一句:“为通用好,就是为美国好。”

在《起底美国陷阱(一)丨长臂设伏,套路和起源》中,谭主提到了在前台主导逮捕的司法部和在微妙时刻出面表达收购意图的通用,而它们两者之间的连接点,正是这扇旋转门。

这条命脉一旦交到美国手里,后果不堪设想。

更意想不到的是,在接受腐败调查期间,阿尔斯通花费近10亿聘用了美国的律师与审计师,而其中一家律所背后的老板,也姓伊梅尔特,正是通用电气CEO的亲兄弟。

介入谈判的,正是通用公司反腐败组的首席法律顾问卡蒂·朱。

当时的法国经济部长蒙特堡联系了德国,希望西门子提出另一个收购方案和通用电气公平竞争。

当时,不少人觉得,答案必然是肯定的。 通用电气CEO伊梅尔特踌躇满志,他对这笔106亿美元的收购非常自豪,称其为“通用电气转型的重要一步”,并且坚信它将“进一步推动通用的核心工业增长”。

然而就在这时,美国司法部再次出手警告,一旦西门子、三菱和阿尔斯通组建合资公司,他们就要面临几十亿美元的罚款,卷入到成为美国“制裁”对象的噩梦中。

时任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2014年出版的自传里写道,能源和经济日益成为美国战略挑战的核心,因此也必须是美国外交的核心。

彭华岗指出,自3月份全面复工以来,中央企业月度固定资产投资恢复正增长,月度投资增速分别为4.1%、11.8%、13%、21.2%,呈逐月加快态势,二季度累计完成固定资产投资6730.7亿元,同比增长14.8%。